人物|从屋顶出发 伴随小小足球走向更高更远——素人出演励志电影《屋顶足球》上映靳东的老婆,于和伟的老婆,张嘉译的老婆,差距一目了然!(什么从房子上掉下来了跳下来)

足球赛事 8℃

励志电影《屋顶足球》的素人小演员们在接受媒体采访前,会对一些问题提前准备,写下“小作文”,导演飛鱼劝说她们忘记这些“固定答案”,“我希望她们不论在戏中还是戏外,都能够保持自己自然真诚、质朴天真的一面,就像这部电影一样,让观众感受到一群在阳光下踢野球的女孩们追求梦想时,内在生命力的跃动。”

《屋顶足球》于4月20日上映,导演飛鱼表示,希望观众在看到这部电影后,能够以自己喜爱的方式去生活和成长,“《屋顶足球》中饰演姐姐阿依朵的谭新宇,借助拍电影的契机,从一名足球‘小白’,爱上了这项运动,还参加了2024年第三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她的梦想是一直持续向上的,我认为这件事的意义甚至超过了电影本身。”

云南采风的经历,让这部电影初具雏形

《屋顶足球》是飛鱼的第一部长片导演作品,该片由黄建新监制,唐良凤、谭新宇、史俊弦主演,讲述了云南大山深处的一个村寨里,一对千里寻母的小姐妹和一个酗酒的水果贩子,为了各自的梦想,克服重重困难成立了一支“屋顶足球队”,在追梦的途中,她们逆风成长的故事。

飛鱼坦承,自己作为新导演选择这样的题材,开始并不被看好,他曾经给一个朋友展示过有关这部电影构思的PPT,朋友给他泼了冷水:“孩子、乡村、足球,这也太老套了。”然而,等朋友看到成片后,却被惊艳到了:“跟之前的PPT完全不是一个作品的感觉。”这让飛鱼感到很欣慰。

飛鱼此前是一名编剧,以创作动画、科幻题材为主,“后来,我想尝试自己执导一部电影,就一直在思考应该拍摄怎样的题材?云南的足球文化让我记忆深刻,他们的足球场边经常可以看到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带着小孙子观看比赛,而且时常会看到祖孙三代一起踢足球,这样的场景在其他城市是很少见到的。我又联想自己小时候踢球的经历,就想能不能拍摄一个故事,把足球与孩子的成长结合在一起。”

为了寻找灵感,飛鱼前往云南采风,其中的经历,又让他的构思逐渐丰满:“我在云南丙中洛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十来岁的小女孩儿,她带着七八岁的小妹妹和三四岁的小弟弟,身边还跟着一条小黄狗。那个小女孩问我:‘哥哥,你来这儿干嘛?从哪里来的?’我说我从昆明来,来这里拍一些照片。她说,你来我们家拍吧,就带着我去她家参观,看她怎么喂猪喂羊,怎么生火做饭,怎么带着弟弟妹妹学习和生活。她又去找了一根比她还高很多的竹竿,跑到一棵柠檬树下去打柠檬给我吃,我说这个青柠檬怎么吃呢?小家伙儿拿过去,说这样吃,一口就咬下去,那种被酸到的样子,让我们所有人都笑了。等我准备离开时,她又叫住我说哥哥,能给我一个地址吗?我可以给你写信。她还问我给她回信的时候,能不能给她寄一些照片过来?我以为她管我要我刚才拍的她们家里面的照片,就说没问题,你们的照片,都会洗出来寄给你们。她摇摇头说:不是那些照片,我是想要一些山外的照片,我从来都没有出去过,我去过的最远距离就是江对面的小镇,我的爸爸妈妈也在外面,他们很久才回来一次。我问她,那你觉得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她说:应该有漂亮的高楼和汽车吧,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刻,我受到的触动就是,我写的故事一定要回归孩子的情感,展现她们对于更好人生的渴望,以及他们与父母亲情的羁绊,对于孩子来讲,不是你给他一个家,他有玩伴,就是家。对他们来讲,父母所在的地方才应该是家。所以,这让我对于影片中情感部分的支撑有了思路,也让这部电影能够突破体育题材的一些固定模式和框架,增加了对于现实的关照。”

而对于“屋顶足球”的设定,飛鱼说:“其实并没有真实的故事来参照,我在前期勘景时,辗转各地,来到了云南宝山石头城的江边的一个村寨,当时,有几个小孩儿往江里踢青的核桃果,我就跟他们比赛,看谁踢得远。后来,我就想起我小时候放学之后,看到路边有石子和易拉罐,忍不住就上去踢两脚的这种心情,我想把这个元素可以加入电影中。所以,电影中,会有孩子们踢石榴、踢柚子的生动情景。然后,我又沿路走上了屋顶,看到这里群山环绕,江水声、小孩子嬉闹的声音和牛羊的声音混在一起,我就有了一个设想——如果能够在屋顶上踢足球一定很有意思,可以借着足球运动把独特的地理环境、山水人文氛围表现出来。可以说,这几件事请,就让这部电影初具雏形。”

捕捉村落的气息和风光氛围让影片的质感更立体、更清晰

《屋顶足球》最终的取景地选址位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泸西县永宁乡的城子古村,这里拥有极具云南特色的古村落景观,飛鱼说:“那个村子只有十来户人居住,大部分村民都搬到新农村去了,我们就在村子现有的基础上,进行了重新搭建和巩固。”

影片最终呈现的画面让观众十分惊艳,只见几位女孩把柚子当球,奔跑于高低起伏的屋顶上互送传接,与古村融为一体,让人感受到色彩鲜明、清新热血。这样极具动感的画面让足球与生活实现了灵动而具有想象力的融合,飛鱼觉得这可能得益于自己以往为动画片做编剧的经验,“动画需要的是天马行空,把思维充分调动起来,用影像去充分地表达。”

飛鱼感慨,自己感觉实拍题材比动画还难做,“动画的难在于要经过好几年才能做出来,但是,很多镜头是可以实现的。而《屋顶足球》的实拍,则需要将村落独特的空间层次结构全部释放出来,它的空间落差要大,要反映出山、水、村寨这些空间环境中核心的元素,还需要对演员及足球在村寨屋顶之间运动的距离、宽度、高度和运动弧度都做出充足准备和测试,与红河的意境完美融合。”

孩子们踢足球的每个动作也都是围绕屋顶空间结构而设计的,只见金黄色的柚子在孩子们脚上,从一个屋顶到另一个屋顶,再从屋顶由上到下,飛鱼说:“我们用柚子足球的运动轨迹打开村子全貌,让观众清楚地感受村寨的空间层次,鲜活的村子生活质感和独特的气息。”

而且,影片还充分地运用了自然光线,飛鱼说:“我和摄影杨阳会坐在村子里,从早上日出一直待到日落。其实,现在有很多摄影的辅助软件,能够测出光照强度、方向、方位,让摄影知道怎么架机器、加灯光,但是,我们必须去沉浸其中,才能捕捉到这个村落的气息和风光氛围,让影片的质感更立体、更清晰。”

飛鱼希望观众进到电影院中,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真实古老神秘的村落,里面有一群天真、野性、快乐的女孩儿,“她们通过足球找到了逆境中生长的力量,也尽情展现着她们的真诚炽热,影片所有的创作都往这个方向去努力。”

全部采用素人演员出演,她们刻苦认真却怕拍夜戏

《屋顶足球》全部采用素人演员出演,对此,飛鱼也是“自上难度”。他透露,主创团队一开始在北上广挑选了很多有经验的专业小演员,虽然很棒,但缺少了一种“原生态”的质朴,而且,很多孩子体力达不到要求。

衡量再三,飛鱼决定在拍摄地云南挑选素人演员,在走访了云南近200所学校,见了一万多名学生后,从中选出了约20个孩子,很多孩子都有足球基础,“比如,饰演妹妹阿依美的唐良凤就是学校足球队的队长,并且这些孩子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有一股能够吃苦、不服输的韧劲。”

鉴于足球有着大规模、全场调度的运动特性,除了基本功,还要熟练影片中所涉及的战术和技术动作,素人小演员们进行了两个月的集训。飛鱼说:“我想拍出我脑海中足球的样子,必须严格把控,我不希望踢‘假球’,我会要求演员与摄影都完美地配合,要一个镜头完成。这帮孩子能不能踢球,是不是真的会踢球,这是骗不了观众的。这种场景确实很难拍摄,经常一个动作需要拍摄几十遍。”

飛鱼从2017年就开始写《屋顶足球》的剧本,2019年选好外景和演员后,他依然在改剧本,“起用素人演员有非常冒险的一面,如果演得好,观众就会觉得很真实;演得不好,就会让人觉得很假、很尴尬,不舒服。所以,我一直在改动角色,我无法要求这些素人演员像职业演员一样适应导演想法,只能是找到她们身上与角色中有共鸣的地方,比如,影片中,妹妹阿依美很坚韧,而姐姐阿依朵是很隐忍的性格,我再根据两位小演员自己的个性去调整,达到契合度。”

影片中,教练石凯的扮演者史俊弦也是非专业演员,曾经练过田径和摔跤,当过群众演员,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演员梦。飛鱼说:“史俊弦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觉得他很适合教练这个角色,但我说,我不能确定你最终能否出演,你愿意跟着剧组和这群孩子去生活一段时间吗?如果愿意,你就来找我。他来到了剧组,我告诉孩子们,这是史老师,会陪着你们生活、训练,照顾你们。史俊弦是很细心很有潜质的演员,我跟他说的,他都会认真去做,比如,我让他去水果批发市场,看那些卖柚子的水果商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就去观察那些人怎么剥开柚子,还练习使用竹刀,他在片中剥柚子可能只是一晃而过的镜头,但他却真的演出了收购柚子去卖的感觉,甚至他会注意到剥柚子剥久了之后,黄色会浸染到手指的这些细节。”

史俊弦在筹备期一直跟孩子们在一起,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带着她们跑步、训练、吃早餐,但其实史俊弦很怕孩子,“孩子们一吵闹,我头就大,甚至有点抗拒,所以,导演也用了一些技巧和方法去引导我与孩子们建立感情,有一天中午,上完表演课,导演来了突然就说,你们每个孩子都去跟教练拥抱一下。我当时整个人懵了,孩子们就一窝蜂地都上来跟我拥抱,我的直接感觉就是特别高兴,特别温暖。”

小演员们也都来自于不同的地方,互相都不认识,要建立起影片中的情感,也是一个挑战。在开拍前,飛鱼带着孩子们在这个村子生活、练习足球、做一些游戏,帮助孩子们与这个村寨建立起属于她们的生活连接点,这样当她们出现在观众面前时,就是从这片土地里长出来的孩子。

为了帮助小演员“入戏”,剧组找来道具摄影机,每天拍摄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一段时间后,孩子面对摄影机就不再紧张了,也逐渐习惯了这种模拟拍摄环境,“等真正拍摄的时候,在现场,摄影、录音的机器很多时候都是开着的状态,但是,演员们其实并不知道,我会开玩笑逗她们一下,所有人都笑,就赶紧记录下她们笑的状态,让灿烂本真的感情和情绪呈现到影片中。”

小演员们虽然刻苦认真,但没想到,小孩子不能缺觉的天性给拍摄带来了最大的难度,飛鱼笑说:“我本来以为屋顶踢球和比赛的动感部分是最难拍的,但没想到遇到了‘突发难题’,由于前一天拍摄时间晚了些,第二天早上,等一切就绪,拍摄一个镜头的时候,我发现小演员居然打起了瞌睡。那时候,她们才十二岁左右,根本不能缺觉。所以,为了照顾她们的睡眠,拍摄的时间就重新统筹、压缩,早上不能太早,晚上九点多必须让她们休息入睡,这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

因足球而生的火种不止于电影,也在生活中得到延续

因足球而生的火种不止于电影,也在生活中得到延续,点亮了小演员的人生路。作为素人小演员,《屋顶足球》中饰演姐姐阿依朵的谭新宇起初并不会踢足球,参演影片为她开启了足球梦。

谭新宇说自己刚进组的时候,看到跟她一起训练的小伙伴,踢球都很厉害,自己就下决心好好练习,“我踢球之前是白白嫩嫩的,一看就不像那种专业踢球的人。但是,通过几个月的训练后,我黑了一圈,脸上也长了一些小雀斑,导演也觉得蛮惊讶的。当时,也有其他小女孩和我一样备选这个角色,其实,我并没有想要争角色这样的想法,单纯只是因为喜欢踢球,想把球踢好。”

如今,谭新宇的足球梦想越走越大,她已是云南青少年足球队的中后卫,并参加了2024年第三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

飛鱼表示,谭新宇从颠球只能颠三四下的初学者,到代表家乡参赛的运动员,银幕上的追梦之旅看似已经停止,但现实中的足球故事才刚刚开始,“她因为《屋顶足球》的拍摄提升了自己的球技,进了更好的足球学校,参加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这件事我觉得比这个电影的本身意义还要大,电影在5年前已经拍完了,但是她以一种更加热爱足球的方式去成长和生活。正如影片所呈现的,从屋顶出发,伴随小小足球滚动,人生正悄悄发生改变,走向更高更远。”

任何时候面对电影,都应该是孩子的心态

而妹妹的扮演者唐良凤也在拍完这部电影后,更加认清自我,“在拍摄过程中,我会受一些评价的干扰,我可能会动摇,自我怀疑、否定自己,但是拍完这部电影之后,我逐渐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要在正确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就不要去在意别人的评论,客观地接受就可以了。”

《屋顶足球》中,妈妈的那句“想看阿依美在球场上笑起来”点燃了阿依美纯真的追梦之火,现实中的唐良凤也有着这样的心愿:“我妈妈之前没有看过我踢完整的比赛,拍过这部电影之后,我相信她很快就可以看到我在赛场上的表现,这令我非常开心,而且通过拍这部电影我的球技也得到了提高,结识了很多好朋友。”

飛鱼表示,自己在拍摄电影时也从孩子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妹妹在戏中要以颠球的方式颠石榴,石榴很沉,唐良凤脚背颠得都变紫变肿了,非常疼,我也跟摄影师商量过,要不要用假石榴,但是,唐良凤说自己能够坚持,她们的那种坚持,让我很感动。”

拍摄这部影片还让飛鱼能够回归到孩子的心态去做事情,“电影的监制是黄建新老师,他助力我完成了这部电影,遭遇疫情后,在他的帮助下,我得以补拍了一些镜头。而给我印象很深的事情是,黄建新老师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像是孩子一样,会带着笑脸,微微地张着嘴,很痴迷、专注地看。黄建新老师创作过很多经典的作品,但是,这样的一位老艺术家在面对电影的时候,还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这对我触动很大。所以,我想我自己对待电影的态度也应该是如此,任何时候面对电影,我都应该是一个孩子的心态。”

飛鱼表示,自己接下来还会专注于动画创作,或者尝试一些其他的类型题材,“而像《屋顶足球》这种展现对于命运不屈服的欢乐纯真、温暖治愈的作品,我也会继续拍摄。”

文/萧游

供图/飛鱼

标签: